食品饮料是如何从天堂到地狱的——速食&休闲篇

我自己主要看消费,消费里又主要看食品饮料,食品饮料这个板块,去年让人欲仙欲醉,今年让人不死不休。一个长期出大牛股的板块,一年之内,是如何从天堂走向地狱的,讨论这个问题,或者会有事后诸葛的味道,但多少聊胜于无。

按照计划,之前已经讨论过调味品,今天来讨论速食&休闲品。

之所以把速食和休闲食品饮料放在一起,主要是它们具备一些共同点,比如都是大行业,速食品是千亿级别的领域,而休闲食品饮料就更大,万亿级别。但进入门槛低,同时行业大归大,放到企业身上,却基本都是小企业。这与白酒、啤酒、酱油、乳制品完全不同。与巨大的行业空间相比,单家企业的份额都很低。

另外,这些领域品类众多复杂,所以谈市场份额其实没有多大意义。可以这样认为,对这个领域的任何一家企业来说,它面临的都是一个无限大的市场,只要它有本事吃得到。

这样子,也就决定了,这两个领域没有什么好的行业格局,很难通过长期积累,形成客观条件的护城河,比如品牌,在这两个领域里,你说没用吧,也有用,但说到底有多有用,其实又就那样。

所以,对这个领域,关键看两点,一点是行业红利,如去年疫情的刺激所带来的行业红利,一点是管理层能不能打,我个人认为,这种大行业小企业的领域,对管理层的能力要求更高。管理层一旦不行,企业可能就此进入负反馈,直到倒闭。而类似白酒、啤酒、乳制品等,管理层即使不行,客观的护城河也能帮企业扛一扛,让企业扛到一位能力出众者,将它重新捞起。

了解这些特点后,再来看这个领域去年一年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这两块有代表性的公司有安井食品、克明面业、三全食品、桃李面包、绝味食品、盐津铺子、洽洽食品等。股价基本都是愁煞人的走势。

这里面多数会走成这个样子的共同原因是,去年疫情刺激需求大增,促销费用大减,从而导致利润有个较爆发式的增长,这本来是一个暂时性的,但资本市场却把这一刺激当永续来炒。典型如克明面业和三全食品,去年疫情原因,餐饮关门,年轻人又懒,就煮面煮饺子,我自己就煮了好几顿。

所以,去年克明面业,三全食品的营收增速非常快,N年没有这种增速了。

不仅营收好,由于需求激增,促销广告费用都省了,费用率大幅下降,这导致它们的利润皆翻倍的增长。受这些刺激,加上去年上半年流动性宽松,资本市场大大拔高了食品饮料的估值。

我们前面提到,这两个领域都是没有格局的行业,没有格局的行业,哪怕有不错的增速,在给估值的时候都要谨慎,因为增速很可能戛然而止,加上企业的永续性并没有那么强。当人从更长时间思考它们时,以这个估值没有几个人会愿意长期拿着。

所以当下半年疫情开始消退,杀估值就紧随而来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本身杀估值已经可怕,今年还碰上杀基本面,甚至杀逻辑。

杀基本面的原因有以下几个。

一种原因是因为去年销售费用被节省了,但今年重新投出来了,费用率上升,本身利润率就低,费用率增加几个点,利润端的变化弹性非常明显。如克明面业、盐津铺子。

第二种原因是毛利率下滑,毛利率下滑又有两种情况。

一种情况还好,只是原材料的上涨和失去疫情刺激后折扣的增加,如安井食品、三全食品,上半年毛利率均有不低的下降,即使剔除会计准则影响,下滑幅度也不低。

另一种就比较糟糕,是行业格局变差了,这个典型就是克明面业。所以克明面业跌到了比疫情前还低的水平,并不冤枉,因为企业的处境比疫情前变糟糕了。

第三种原因是流量端的变化,这个我在调味品里讲过。无论是销售端,还是营销端的流量都变得比以往更加碎片化了。而当前A股里的食品饮料品牌多数主要流量还是在传统渠道里,这些传统渠道受到影响,进而波及到上市公司业绩。这个详细提到这个原因的是盐津铺子,我觉得像洽洽食品这些都会受到这一因素影响。

这个影响也是一个偏中期的影响。在调味品篇里提到过,这种销售端和营销端的流量碎片化给传统食品饮料品牌造成的冲击,类似2010年开始的线上冲击商场进而冲击服装,这些食品饮料企业需要时间去适应新的玩法。

本来这两个领域大多数企业就不适合给高估值,去年拔了波估值,今年碰上基本面鬼故事,就是双杀行情。我们看估值不夸张的,去年业绩受疫情有负面影响,今年业绩恢复,如养元饮品,承德露露,今年股价就表现不错。

讲回大跌的公司,个人看法,这个里面,绝味食品只有杀估值,我目前没看到它有什么基本面鬼故事,同时它还算是有一定客观护城河的企业。

另外,安井食品,业绩主要是基数和短期的疫情扭曲效应,除去这些短期因素,它的基本面没有变差,并且成长逻辑也在。当然,基数效应会延续到三季度和四季度,现在还有50多倍的估值,倒不急于下手。

我个人的看法,食品饮料未来2-3年可能都没有牛市了,注意,我指的牛市是拔估值,成长的钱本身只要国运上升,企业努力,就是长期的大趋势。

没有牛市的食品饮料走势会是什么样呢?

比如我们看下洽洽食品,从2012年到2019年初,洽洽食品的估值基本没有上升,股价涨了吗?涨了,长期大势是上升的,但走的纠结无比,成长的钱就是如此。洽洽食品营收端的成长性其实比较一般,不会超过15个点,不过由于毛利率和费用率的改善,利润端自2018年以来有比较大的增长。但公司拔估值是从2019年开始,大幅拔估值是2020年。最爽的一段涨幅就发生在2020年。

展望未来的话,行业格局决定了,毛利率和费用率的改善不可能是无止境的,所以洽洽大概率要滚回15个点上下的增长。没有了拔估值的加持,它的走势就会像2012年-2019年一样。

我个人的看法,食品饮料上市公司还完去年的牛市债后,多数企业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就会这样匍匐前行,然后等到下一波拔估值的牛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