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源证券:促消费政策,或将如何演绎?

本文来自格隆汇专栏:开源证券赵伟

要点

2021年以来,消费修复缓慢,促消费政策或将如何发力?

一问:2021年以来,消费修复情况?进度迟缓、持续低于预期

2021年以来,消费增速迟迟未修复到疫情前水平,低于市场预期。疫情后,消费是三大总需求中修复速度最为缓慢的。前7月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,两年复合增速仅为疫情前水平的50%,大幅落后于出口、固定资产投资的修复情况。消费在GDP中的比重超过50%,对经济增长同比贡献率超过60%,是近年来稳定经济增速的重要驱动力;消费走势变化,对于判断未来经济走势有重要意义。

疫情冲击下,居民消费意愿不足,拖累消费修复迟缓。2021年上半年,居民消费倾向回落到60.4%,较疫情前水平大幅回落5.9个百分点,回落幅度创近20年来高点;居民消费意愿不足,导致消费支出增速持续弱于收入增速,是拖累消费修复的重要原因。居民消费意愿不足,一方面受疫情环境下,消费偏谨慎的影响;另一方面,也受到疫情后,收入分配差距扩大,居民杠杆率进一步走高等影响。

二问:促消费政策发力情况?政策仍处于蓄力阶段,发力必要性正在上升

2021年以来,中央政策,注重“长短结合”;地方政策,侧重服务消费和汽车消费。政府工作报告中,促消费政策,侧重改善居民收入、消费环境等方面,部分领域政策有所变化;以汽车消费政策为例,新能源汽车补贴标准同比下降20%,政策抓手转为支持农村汽车消费、培育二手车市场。地方政策层面,各省通过消费券与文化特色旅游,激发服务消费潜力,同时,继续通过补贴,促进汽车消费。

结合历史经验来看,伴随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更多促消费政策有望出台。年中以来,伴随地产、出口动能弱化,经济下行压力增大,促销费政策发力的必要性在不断上升。历轮促消费政策的历史回溯来看,过往周期,政策发力点多集中在汽车、家电、服务等消费领域。值得注意的是,“共同富裕”的大背景下,2021年以来,农村消费相关政策频繁出台,或成为未来一段时期相应政策的重要看点。

三问:农村消费,哪些领域值得关注?重点关注农村耐用品及服务消费

全面脱贫、乡村振兴等政策支持下,农村居民收入已有明显改善;新一轮“汽车下乡”等政策加快出台,或进一步促进农村消费。全面脱贫等政策影响下,2017年至2020年,农村居民收入年复合增长9%,高于全国居民收入增速;城乡收入差距持续缩小。同时,农村消费支持政策加快出台;新一轮政策中,中央财政对农村新能源汽车补贴占比明显提高,利于农村消费增长。

收入改善、政策支持下,农村消费增速较快,未来市场空间仍较大,中长期可关注汽车、电脑等耐用品消费及服务消费。上半年,农村消费性支出两年复合增长8.8%,高于城镇增速3.6%;其中,生活用品、衣着、交通和通信支出增速较快。展望未来,政策支持下,农村居民的汽车、电脑、空调等耐用品保有量,或加快向城市居民水平收敛;教育文娱、生活服务等支出占比有望提升。

风险提示:政策调整、疫情超预期等。

报告正文


一问:2021年以来,消费修复情况?


2021年以来,消费增速迟迟未修复到疫情前水平,低于市场预期。疫情后,消费是三大总需求中修复速度最为缓慢的。前7月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,两年复合增速仅为疫情前水平的50%,落后于出口和固定资产投资的修复情况。消费在GDP中的比重超过50%,对经济增长同比贡献率超过60%,是近年来稳定经济增速的重要驱动;消费走势变化,对于判断未来经济走势有重要意义。

疫情冲击下,居民消费意愿不足,拖累消费修复迟缓。2021年上半年,居民消费倾向回落到60.4%,较疫情前水平大幅回落5.9个百分点,回落幅度创近20年来高点;居民消费意愿不足,导致消费支出增速持续弱于收入增速,是拖累消费修复偏缓慢的重要原因。居民消费意愿不足,一方面受到疫情环境下,居民消费偏谨慎的影响;另一方面,也受到疫情后,收入分配差距扩大,居民杠杆率进一步走高等影响。

局部地区疫情阶段性反复,冲击线下消费活动,也影响到消费修复进度。2021年以来,疫情在局部地区间歇性反复,导致居民出行受阻,拖累线下消费和服务消费修复进度。疫情扰动下,2021年前7月,居民商品线下消费两年复合增速仅1.3%,餐饮消费两年复合增速仅1.1%,弱于线上商品消费增速。与出行相关的消费受到的影响较为明显;以航空业为例,2021年前5月,国内航空运送旅客量2亿人次,仅为2019年同期的85%,国际行业的恢复度只有2.1%。


二问:促消费政策发力情况?


2021年以来,中央层面政策,注重“长短结合”,整体政策力度处于蓄力阶段。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,明确提出“建立扩大内需的有效制度,全面促进消费”,并从多渠道增加居民收入、健全城乡流通体系、取消二手车交易不合理限制、推进内外贸产品同标同质、发展新业态模式等方面,重点改善消费环境。政府工作报告政策思路下,部分领域促消费政策有所变化;以汽车消费政策为例,新能源汽车补贴标准同比下降20%,政策抓手转为支持农村汽车消费、培育二手车、汽车后市场。

地方政策层面,结合自身情况,以发放消费券、举办购物节、新能源汽车补贴等举措促进消费。一方面,各省通过消费券与文化特色旅游,激发服务消费潜力;例如山东筹办旅游发展大会、孔子文化节并发放文旅消费券、四川推广“不夜四川 美学生活”等主题活动,并发放3.89亿文旅消费券、深圳和上海发放体育健身消费券;另一方面,湖北、河北、青海等省份继续增加新能源汽车补贴,促进汽车消费。

结合历史经验来看,伴随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更多促消费政策有望出台。2021年年中以来,伴随地产、出口动能弱化,经济下行压力增大,促销费政策发力的必要性在不断上升。历轮促消费政策的历史回溯来看,过往周期,政策发力点多集中在汽车、家电、服务消费等消费领域。值得注意的是,“共同富裕”的大背景下,2021年以来,农村消费相关政策频繁出台,或成为未来一段时期相应政策的重要看点。


三问:农村消费,有哪些领域值得关注?


前期全面脱贫、乡村振兴等政策支持下,农村居民收入已有明显改善。自2017年提出精准脱贫、乡村振兴以来,农村居民收入在转移支付、农地流转、产业扶持等各项政策支持下,已有明显提高;2017年至2020年,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年复合增长9%,高于全国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,城乡收入差距明显缩小;其中,财产性收入增长较快,年复合增速达11.3%,高于转移净收入、工资收入。

新一轮“汽车下乡”等政策加快出台,或进一步促进农村消费。2021年以来,农村消费支持政策加快出台,政策重点支持新能源汽车下乡、农村物流体系建设等方面。从汽车下乡政策来看,政策推广范围进一步向四线城市和农村扩张、政策补贴对象主要为小微型车辆,政策补贴金额由中央财政承担80%。根据中汽协预测,2021年新能源汽车下乡政策将拉动新能源汽车销量增长接近20万辆。从电子商务政策来看,政策发力集中在建设农村电商物流体系,加快快递进村。

收入改善、政策支持下,农村消费增速较快,未来市场空间仍较大,中长期可关注汽车、电脑等耐用品消费及教育文娱等服务性消费。2021年上半年,农村居民消费性支出两年复合增长8.8%,高于城镇居民消费支出增速3.6%。从支出分项结构来看,生活用品、衣着、交通和通信支出增速较快,增速分别较2020年提高7.6、7.8、5.3个百分点。展望未来,农村居民的汽车、电脑、空调等耐用品保有量大幅低于城市居民水平,教育文娱、生活用品及服务等方面支出占比偏低;在政策扶持下,农村居民耐用品消费、服务消费或将加快向城市居民水平收敛。

经过研究,我们发现:

2021年以来,中央政策,注重“长短结合”;地方政策,侧重服务消费和汽车消费。政府工作报告中,促消费政策,侧重改善居民收入、消费环境等方面,部分领域政策有所变化;以汽车消费政策为例,新能源汽车补贴标准同比下降20%,政策抓手转为支持农村汽车消费、培育二手车市场。地方政策层面,各省通过消费券与文化特色旅游,激发服务消费潜力,同时,继续通过补贴,促进汽车消费。

结合历史经验来看,伴随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更多促消费政策有望出台。年中以来,伴随地产、出口动能弱化,经济下行压力增大,促销费政策发力的必要性在不断上升。历轮促消费政策的历史回溯来看,过往周期,政策发力点多集中在汽车、家电、服务等消费领域。值得注意的是,“共同富裕”的大背景下,2021年以来,农村消费相关政策频繁出台,或成为未来一段时期相应政策的重要看点。

收入改善、政策支持下,农村消费增速较快,未来市场空间仍较大,中长期可关注汽车、电脑等耐用品消费及服务消费。上半年,农村消费性支出两年复合增长8.8%,高于城镇增速3.6%;其中,生活用品、衣着、交通和通信支出增速较快。展望未来,政策支持下,农村居民的汽车、电脑、空调等耐用品保有量,或加快向城市居民水平收敛;教育文娱、生活服务等支出占比有望提升。

风险提示:

政策调整、疫情超预期等。